当前日期时间
泰安方特娱乐城中的红尘三千 到底是冤是缘还是怨?
时间:2017-08-16 13:44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晚上半窝在椅上例行和妈妈语音聊天,问问妈妈一天的情况,突然,妈妈话题一转,说,:“我今天去看小禾了”。“哦,她怎么样了”我顺着妈妈的话问,小禾是妈妈一个村的,我儿时的玩伴儿。“她快不行了”“啊”我吓了一大跳。
  
  我那个村子,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全村老少加起来大慨有两三百号人,在那个交通基本靠走,防盗基本靠狗的年代,小禾真正是我们村秀美山水里养育出的头号美女。美得光彩夺目又别出一格,如果说漂亮的女子是一幅沉默的画,那小禾就是一副配着高山流水灵动的写意,只可惜,这么一个秀美的女子初中未毕业就辍学,十六七岁就出去打工了。
  
  那时打工不像现在的打工妹有很多工种选择,那时的打工真正名副其实的打工,工厂岗位都是由商品粮的工人兄弟姐妹把守着,农村人进城一般也都是干保姆、服务员、清洁工之类的工作,进厂也是些城里人不愿去的远郊窑厂、砖瓦厂、煤矿,建筑等粗重行业。小禾和婶娘就是在一个老乡开的砖瓦厂里煮饭,十六七岁花一样蓓蕾初绽的年纪生活在一群粗壮的男人和低俗的玩笑里,小禾整天低着头羞怯的好像一朵含苞的玫瑰。可有一个小伙子却从不跟小禾开那些占便宜的玩笑,下了班就钻进厨房帮小禾拾材、烧火、洗碗,小伙子叫方正,个子不高,眼睛不大,嘴巴倒像他的名字一样方方正正的,虽然这样的嘴巴配在他细小的五官上有点儿不协调,但是却发挥了它的最大功能,能吃,健谈。方正从不和小禾玩笑,可那副不烂之舌却经常天南海北的逗得小禾格格格得笑个不停。
  
  慢慢的,工地上所有人都看出来了,五短身材,其貌不扬的方正“勾搭”成功,小禾越来越离不开他了,上班下班两人都黏在一起。小禾的婶子为此狠狠地骂过小禾骂过方正,可是没用,爱情的力量是伟大的,特别是情窦初开的少女。那时没有电话,婶子只有一边严加看管小禾,一边计划着等过年回去告知小禾父母。也许,小禾知道父母不会同意这门亲事,因为方正不仅长的丑,还比小禾大了六七岁,寡母撑天,家境贫寒。所以,在方正的极力鼓说下,还没等到过年放假,小禾便在一个有雾的清晨和她的爱情一起私奔了。等小禾的父母找到她时,已是次年夏天了,十八岁的小禾已有了两个月的身孕,面对父母哭天抢地的呼喊,小禾显得有点儿淡然。崩溃的父母眼见回天无力,便趁小禾还没显山露水草草给他们办了婚事。
  
  因为这一年方正没有做工一直带着小禾外面辗转,因为这一年他们又结婚欠了不少钱,怕委屈了娇美的妻子和即将出世的孩子,为了来钱快,方正决定铤而走险,和他的两个朋友一起工地偷钢材卖,结果,在他们又一次行窃时被逮了个正着,判了三年。这让原本勉强接受这个女婿的小禾父母大为恼火。他们在女儿面前说尽了方正的坏话。于是小禾在生下儿子满月后,带着孩子基本住在了娘家。一年后,儿子学会了走路,小禾便把他送回去交给了他奶奶带,自己出去打工了。等方正从牢里出来时,小禾已经在异乡又找到了新的工作,又找到了新的男朋友。小禾的父母不愿告诉方正女儿的下落,于是方正就像当年小禾的父母寻找和自己私奔的小禾一样,一点一点的找,一点一点的问,终于,在北方某个小镇,方正找到了已经和别人生活在一起的小禾。方正知道是自己的错,他没有怪小禾,经过两个月的拉锯和斗争,小禾还是被方正带回了家。之后四五年,方正出去做工走哪儿把小禾带哪儿,小禾去哪儿方正跟哪儿,寸步不离的守着小禾。直到小禾再次怀孕,直到女儿的降生。母亲渐渐年事已高,儿子也到入学年龄,尽管有十二个不放心,可是女儿出生后方正还是不得不把小禾留在了家乡,一个人出去挣钱去了。
  
  方正的担心不无道理,经历了这么多,小禾早已不是当年纯情的小禾。虽然儿子已经六七岁了,可二十多岁的小禾却美得就像旷野里,山路边熟透的红樱桃,红得欲滴,美得垂涎。加上小禾的招摇,很快,平静的小山村马上有了村支书,暴发户,隔壁老王等各种传言。最严重时,据说有两个男人为了小禾大打出手,差点儿出了人命,小禾为劝架从二楼纵身跳下摔折了腿。为此,带着女儿在娘家修养了半年之久。伤愈后的小禾依然我行我素各种版本不停上演,并没有收敛。一年只回家一次的方正不是傻子,他为此和小禾吵过闹过甚至也打过,可是都没用,他一走小禾又恢复了老样子。方正实在无奈,他舍不得小禾舍不得离婚舍不得他的儿女,为了完整的家,他把这所有的屈辱都和泪吞下。
  
  日子就这样在吵吵闹闹的磕绊中踟蹰着,方正以为孩子大了就好了。却不想,在儿子十八岁那年,小禾和另外一个镇上一个死了老婆的小老板好上了,执意要和方正离婚。方正绝望地朝小禾吼:“你闹够了没有,你到底要干什么”小禾平静地说:“孩子我带大了,我要过我自己的生活”任小禾怎么说,方正坚决不签字。小禾见此狠狠地说,你不签字我就起诉。已经初懂人事的儿子为了阻止母亲,一步挡在父亲前面,说:“如果你执意要走,就先在这份协议上签字从此脱离了母子关系,我们就不拦你”。小禾一怔,太意外了,那一刻她甚至有点儿昏晕,但旋即她又慢慢坐下,恢复了她以往的冷静。冷静下来的小禾冷静地在脱离母子关系书上签了字。方正见状彻底无语彻底死心了,他方方正正地在离婚书签下了“方正”,然后拉着一双儿女头也不回的走了,转身那一刻方正在心里发下毒誓,他的人生从此和这个女人没有任何瓜葛了。
  
  小禾在而立之年又一次以当年飞蛾扑火般的决绝,离开了方正,离开了儿女,离开了家!
  
  枯木逢春的小老板喜迎美人归,笑接八方客,大办了婚宴,把小禾宠溺得女儿样不仅指啥买啥,还全国各地名山大川旅游了一遍。小禾的父母也对这个女婿非常满意,经常拿着女婿买的高档烟酒和衣服到处炫耀。可是,他们太不了解自己的女儿了。新婚的热潮退去之后,小老板又投身于自己的生意,工地和应酬去了,陪在小禾身边的日子非常有限。揣着大把钞票的小禾则每天变幻着发色和服饰出入歌厅和酒馆等娱乐场所。两年的时间不到,一个年轻的小白脸俘获了小禾,小禾带着小老板的部分钱款再次出逃。气急败坏的小老板和小禾的父母纠缠一段无果后,悻悻作罢。
  
  等小禾的父母再次见到小禾时,是在一家老旧的县城医院。枯瘦如柴的小禾一个人孤零零的躺在那里奄奄一息。医生悄悄的告诉前去接应的老人,小禾的脑部长了个巨大的肿瘤已经压迫了脑神经,时而昏迷时而清醒,在不赶快手术恐怕来不及了。老人霎时傻了也懵了。他们没有能力救她,出嫁的女儿也不能咽气娘家。病重的女儿没有地方容纳。他们只有,还是找了方正。方正没有推诿和犹豫,立即拿出自己毕生积蓄,儿子也拿出自己准备结婚的钱,一家三口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县城把小禾送到了北京最好的医院。
  
  术后,儿女都出去继续工作了,留下方正放弃了自己的生意在家照顾逐步恢复的小禾,照顾得非常细心,非常周到。可是,那张曾经侃侃而谈方方正正的嘴却从此对小禾缄默了。方正说,我必须救你,因为你是我儿女的母亲。可是我不能原谅你,因为我过不了自己的心!小禾无语,眼泪哗哗的从眼里流到嘴里,方正没有替她擦,小禾自己也没有擦,抿着嘴,小禾把泪水大口大口的吞下。
  
  借我借我一双慧眼,
  
复盛空压机总经销商
上海复方机电有限公司
地址:上海市松江区光电大楼A座
邮编:201809
总机:021-22818174 销售热线:400 820 2248 服务热线:13524931168
                                       公司信息: 郑州斯达电子设备有限公司   地址:郑州市松江区松卫北路801号   联系人:何先生   销售热线:400 820-2248